雪狸的梨

想变得更好

【轰出】救赎(上)

*大型ooc现场



  设定是采用了ed3的,做了些许改动,骑士轰,勇士出,魔王咔



  *小学生文笔渣



  大家将就看。。。



  *肉要看心情



  *主推轰出



  *废话连篇注意



  Ⅰ



  暴风雨交加的夜晚,总是能遇到不可思议的事。



  这点轰焦冻特别肯定。



  比如现在,这荒郊野岭的山洞,闯进一个湿漉漉的少年。



  “啊,对不起!我。。那个。。我。。。”



  下意识的攥住腰间的剑,轰焦冻抬起头,漂亮的蓝色眼眸透过红发打量着少年。



  “外面雨太大了。。。我可以。。进来躲个雨吗?”



  少年捋了一把湿发,露出稚嫩的脸和清澈的眼睛。



  “嗯。”



  从喉间发出一个音,轰焦冻挪了挪,在火堆旁边腾出一个位置。



  “谢谢!”



  少年立刻坐下,火焰照着他的脸。



  “啊啊真舒服啊。。。你真厉害,在这种地方能弄出火。”



  绿色的眼眸似乎放出了光一般,轰焦冻侧过头:



  “还好。”



  他抬起左手,那指尖迸发出的火焰照亮了他的脸。



  那红白的阴阳发。



  少年凝固了。



  如果没猜错,面前这个与自己一起烤火的人,就是王国的骑士长。



  但是,又有些不同。



  以出色的容颜成为国内各大王女的梦中情人的骑士长。。。



  左脸有这个疤吗?


    


  Ⅱ



  也许是自己打量他的眼神实在是太过露骨,轰焦冻微微皱起眉头:



  “咳。”



  “对不起。。。”



  他绝对生气了!



  “轰焦冻。”



  “诶?”



  简短的三个字彻底印证了自己的想法,他愣了几秒,才慢慢吐出几个字:



  “绿。。绿谷。。出出久。”



  “绿绿谷?有这个姓吗?”



  轰焦冻扶着下巴陷入沉思。



  这人和传闻的不太一样!!



  这是绿谷对骑士长大人的初印象。



  “不是的!我叫绿谷出久!”



  “啊。。绿谷。”



  “您是。。。骑士长大人对吗?”



  踌躇许久,绿谷开口问到。



  无言。



  自己是不是问错什么了?



  看着他阴沉的脸色,绿谷有些不安。



  “对不起!我是不是问了很失礼的话?”



  “现在不是了。”



  “嗯?”



  “我现在不是骑士长了。”



  看着他依旧阴暗的神色,绿谷意识到自己彻底问错了问题。



  雨越来越大。



 






  长时间的跋涉太过劳累,轰焦冻看着睡着的少年,脑子里一团糟。



  这也太没防备了。



  而且太容易道歉了。



  也不是他的错啊。



  把玩着手里的银色剑刃,他冷笑。



  那触手的冰凉,让所有熟悉的记忆涌来。



  什么道义,什么忠诚。



  最后留下来的,只有这把剑。



  他望向少年的睡脸。



  像他这种,从小生活的无忧无虑的人,又怎么会懂?



  “唔。。。”



  这时,少年从熟睡中惊醒。



  “怎么了?”



  “地面。。。在颤动,有东西过来了。”



  少年依旧躺着,可一扫睡意。



  轰焦冻想起以前在书里看到的。



  野兽会在睡觉时,把耳朵贴在地上,这样就可以听见地面的震动声来确保自己在睡眠时不受伤害。



  但是实在是很难把野兽和面前的少年联系起来。



  右手的指尖划过空气,冰块掉落在火焰上。



  一片黝黑。



  隐隐约约,绿色的荧光慢慢逼近。



  雨依旧没停。



  






  火光重新亮起,已经是后半夜了。



  潮湿的空气中,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和狼藉的地面。



  还有少年,滴着血的右臂。



  轰焦冻第一次体会到五味杂陈。



  黑暗中,当他意识到身后的危险时,已经太晚了。



  本以为会这么死掉,一阵狂风夹杂着魔兽的哀嚎声从身后掠过。



  “轰君!你没事吧!”



  这家伙的右手,怕是刚刚救自己而受伤的吧。



  “你。。没事吗?”



  “我?”



  绿谷露出一个笑容,他嘴角扯着,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。



  难看至极。



  “没事的。本来以为这次能好好掌握力道的,看起来还不行呢。”



  真是。。。



  输给他了。



  先不管他的身体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。



  现在最重要的是,他没事。



  







  雨停了。



  这是他们待在洞里两天等来的太阳,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刻。



  潮湿腐烂的空气呼吸了两天,能把人的肺吸坏。



  绿谷走出山洞,伸了个懒腰。



  多亏了轰君带来的回复药水,他的手一下子就好了。



  他侧眸,看向站在一旁的轰焦冻。



  白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带着金光,那棕色的瞳孔和白皙的脸颊。。。



  好吧,现在绿谷彻底了解到令万千少女魂牵梦萦的原因了。



  “绿谷,你不是战士吧?”



  “不是啊。”




  “也不是异种族吧。”



  “当然不是了。”



  “区区一个人类,怎么到这种深山野林来了。”



  “噗。。。”



  绿谷笑出了声。



  “轰君不也是人类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

  看着少年明媚的笑脸,轰觉得心里一轻。



  他想了解这个少年。



  这个念头很奇怪。



  但是就是冒出来了。



  “喂,绿谷,和我讲讲你,可以吗?”



  








  本来这个世界是由三大魔王统治的。



  人们可以友爱,共和。



  所以嫉妒的魔王死去了。



  人们可以强大,富饶。



  所以战争的魔王死去了。



  但是爱与性的魔王,存活到现在。



  因为人们不能失去爱,失去不了爱。



  彻底舍弃作为本能的性,更是不可能。



  那边界的村庄,就经常受到魔王的侵扰。



  绿谷忘不了。



  他俊美高大的身材,张扬的金发,带着魅惑的红色眼眸和嘴角因人们的反击而流下的血液。



  他伸出嫣红的舌头,舔去人们的灵魂。



  连带着嘴角的血液一同。



  村里的人紧急召开会议,坐在人群中心的魔女凝神看着手里的水晶球。



  “丽日。。。怎么样?”



  村长问到。



  “能打败魔王的勇士只有一个,”丽日抬起头,短发随着动作微微颤动,“这是神的旨意,绿谷出久。”



  女孩的眼神坚定的打在自己身上。



  一阵唏嘘。



  对啊,谁会相信这个废久可以打败那个残暴的魔王呢。



  “丽日。。是不是搞错了什么。。。”



  村长颤抖着。



  怎么可能把全村人的命运放在这个人身上。



  “村长,我不会错的。”



  这一天,绿谷感受到了“需求”。



  对,需求。



  他也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

  他人生中,第一次感受到的。



  他上路了。



  口袋里是金币和干粮,腰间是村子里最好的宝剑。



  他信心满满。



  这是神的旨意啊!



  但是,被强盗抢走的口袋,掉下悬崖而遗失的宝剑,仿佛都在告诉他。



  神看错人了。



  雨很大。



  浇得他头脑越发清晰。



  神真的看错人了。



  那一抹微弱的火光吸引了他。



  这一刻,他什么都不想思考。



   他就是飞蛾。



  弱小愚蠢的,飞蛾。



  贪求那一抹温暖,把自己搭上的愚蠢的,丑陋的,弱小的生物。



  “外面雨太大了。。。我可以。。进来躲个雨吗?”



  无论是谁都好,拜托了。。。



  让我。。。让我。。。



  









  两人继续向前。



  绿谷现在没有目标,也不好回村子里,不如跟着轰焦冻。



  轰焦冻也默许了。



  因为他发现了一些东西,他所没有的,绿谷有。



  就像现在,他看着绿谷把玩着手里的青蛙,抓起又放下。



  “你在干吗?”



  “嘘。。。”



  绿谷冲他嘟起嘴,发出一声气音。



  接着,从那个青蛙身上取下一片东西。



  “这是魔兽,不是普通青蛙。以前在村子里,他背上的角质可以作为刀子使用。”



  他纤细的手指夹着那绿色的鳞片。



  “有毒,小心碰。”



  他提醒着准备触碰的轰焦冻。



  “你懂的真多。”



  “没你多啦。。。我也没上过学。。。只是这种魔兽在乡下比较多,所以你不知道啦。”



  “这也是一种实力。”



  大概过去一个月了,这几天他一直故意避开他的能力的话题。



  人都是有秘密的。



  包括自己。



  “轰君准备去哪儿?”



  “去你要去的地方。”



  “嗯?”



  “爱与色欲之魔王。”



  










  人都是有秘密的。



  黄金的盔甲,白银的宝剑,无数的宝石。



  属下的奉承,上位者的嫉妒。



  这曾是轰焦冻的日常。



  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。



  从记事开始,他的身边一直有个女孩。



  本该像童话一般,他应该和这个女孩关系很好,甚至互相爱慕。



  但并不是。



  他厌恶这一切。



  他不过是他父亲,安德瓦的人生二周目。



  六岁那年,他麻木的被按在地上,单膝跪下,机械的重复台词:



  “我,轰焦冻,愿意秉承骑士道,守护渡我公主一生。毫无保留,拼上性命守护她。”



  守护?



  守护。



  这个词,真可笑。



  轰这么想着,右手的冰刃刺入巨龙的胸口。



  这场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。



  被龙爪刺破了皮肤的公主坐在原地,呆呆的看着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 过后,是放声的大笑。



  “轰焦冻?为什么不用火?”



  “用了火焰,这龙早就死了。”



  “为什么不用火?我身上的伤留下了疤你怎么陪?!”



  麻木。



  连打在自己脸上的耳光都不疼了。



  “这就是毫无保留!?保护我?!”



  是的,他犯了骑士道的大忌。



  没有遵守骑士道。



  第二天,这个风光无限的骑士长被压上行刑台。



  他的左脸被滚热的火焰魔法覆盖。



  “让着滚烫的火焰,洗刷你的罪恶。”



  这一刻,骑士长轰焦冻死了。



  什么骑士道。



  不过是老东西们留下来的迂腐的规矩。



  凭什么自己拼上性命守护别人?



  他不懂。



  也不想。



  小时候的绘本里说过,魔王是邪恶的,无序的。



  如果让他选,他宁愿选择魔王。



  








to be continue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的将就看吧。。。

可以评论啊。。

记得留下小心心和小蓝手。。。如果可以的话


关于第六篇文章

大家果咩。。。外链实在是放不上来。

第六篇暂且删掉了,我去问问其他太太,希望能立刻补档。

学不会这个,就没办法上大肉了啊QAQ

请见谅

【我英乙女】回到他的童年 内含三巨头

  *我的英雄学院乙女



  *内含ooc



  *第二人称



  *小学生文笔渣

  

  *设定为你和他战斗时,中了对手的个性,你变成了十年前的样子并回到了十年前



  

 

  你睁开眼睛,感受到一丝不适。

  身体。。。好轻啊。

  下意识的举起手捋这鬓角,却意外的发现手变小了。

  “这是。。。?”

  你看着手掌,又环顾了四周。

  这棵树,十年前就被砍掉了才对啊?

  也就是说。。。

  现在是十年前?

  你不安的走动着,这时,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  

  

  

  

  【轰焦冻的场合】

  阴阳的发色,一定是他没错!

  你朝着坐在秋千上的他奔过去。

  “轰!”

  男孩抬起头,左脸裹着的纱布让你停下了脚步。

  对哦。。。这里是十年前。

  “你。。。认识我吗?”

  他淡淡的说着。

  “啊。。不是。。。”

  你有些彷徨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。

  他的右眼对上你直视直视他的目光,突然一声冷笑。

  “你在看这个伤吗?”

  他的手抚上左脸覆盖的纱布。

  你心里泛起一阵酸意。

  应该就是这个时候,轰的脸。。。

  你走近,却注意着和他保持适当的距离:

  “疼吗?”

  他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的左半边太丑陋了,妈妈讨厌我,我也讨厌我的左半边。”

  “别这么说!”

  你打断他的话。

  明明还是舔着棒棒糖,欢声笑语的年纪,可他表现出的成熟却让你心疼。

  “不丑陋,又怎么会被讨厌呢?”

  他低下头,逃离你的目光。

  你捏紧了手心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走到他面前。

  “嗯?”

  意识到你的靠近,他警惕的看着你。

  你伸出手,小心翼翼的抱住他。

  也许是被你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,他没有动,只是任由你抱着。

  “轰很漂亮。”

  “真。。真的吗?”

  他的声音颤抖着。

  “轰你知道吗?未来你会成为很棒的英雄哦,然后帮助很多人。”

  “英雄?”

  “嗯。自由的,自我的。”

  你松开他 直视着他的眼睛。

  “你的红白发,是人们安全的象征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。”

  你看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,强忍住眼里的泪水,继续说着:

  “未来会有个很笨拙的女孩子跟在你身边,请一定不要嫌弃她哦。”

  他茫然的点点头,转而露出了一个微笑:

  “谢谢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【绿谷出久的场合】

  你正在茫然自己回到过去该怎么办的时候,听到了一阵喧闹声。

  你闻声赶去,却只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摸着眼泪。

  熟悉的绿色卷发,连委屈的时候捏住衣角的动作也一模一样。

  你不禁轻轻唤到:

  “绿谷?”

  他回头,眼里还带着没散去的恐惧。

  “你是。。。?”

  “啊。。。我。。。”你尴尬的左右转头,最后只好转移话题,“你为什么哭了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他倔强的擦去眼泪。

  可是腿上和手臂上的淤青却让你皱眉。

  “这是。。谁弄的?!”

  “不是别人弄得!我自己摔了一跤!”

  他急急忙忙的解释着。

  “你在撒谎哦。”

  “诶?”

  “你撒谎的时候,会下意识的往左看。”

  “是。。是吗?”

  说出这句话,你在心里疯狂的骂着自己。

  十年前绿谷还不认识自己呢!!

  “你好厉害啊。。。连我撒谎都看出来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撒谎呢,明明被欺负了。”

  你走过去,在他身边坐下。

  “小胜他不是有意的,是我太弱了。。。”

  他吸了吸鼻子,似乎是在忍住泪水一般对你露出一个微笑:

  “因为我是无个性嘛。”

  那一瞬间,你的心刺痛了。

  你无法想象未来那个No.1的英雄是经历了多少走到了那个位置。

  “无个性才好呢。”

  你任由眼角的泪落下,对他认真的说。

  “你。。怎么哭了?”

  他有些慌张的看着你。

  “绿谷,听我说。无个性并不是坏的,因为你无个性,才会比其他人有更多被挖掘的潜力啊!”

  你按住他不安的手,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。

  “那我也。。。能成为英雄吗?”

  “当然了。你是No.1的英雄哦!”

  你抹去眼泪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  听到了你的话,他的眼角湿润了,最后终于哭出了声。

  “我。。。我是。。。英雄。。。!”

  “对哦!绿谷是No.1的英雄!我的英雄!”

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【爆豪胜已的场合】

  你看着周围的树上布满了烧焦的痕迹,先把脑中的疑问放在一旁,顺着爆炸声走了过去。

  金色头发的男孩一下又一下的用手心的个性轰炸着树。

  “爆豪!不可以!停下来!”

  你立刻冲上去阻止他。

  这样使用个性,会对身体造成很大负担的!

  “哈?!你是谁啊?”

  他一脸凶恶的转过脸。

  这一脸恶人相到是没变。。一点也不可爱。

  你在心里吐槽着。

  “你不可以再使用个性了!对身体的负担已经很大了!”

  “关你什么事?”

  他手心的火花朝你袭来。

  你立刻躲开,并且用个性立刻反击。

  毕竟还是有着多十年的经验,他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你。。好强啊!可恶。。。”

  他恼恨的锤着地。

  “我。。我才是第一。。。我要证明给那个老太婆看我才是最强的!”

  他挣扎着爬起,却脚下发软。

  你立刻上去扶住他。

  “别勉强了,休息一下好吗?”

  “怎么可能休息啊!隔壁班的那个臭脑残都超过我了!”

  你看着他不服输的样子,笑出了声。

  “怎么会有人超过你呢。”

  “哈?”

  “爆豪是最强的嘛。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啊,莫名其妙。”

  他这么说着,嘴角却不自觉上扬。

  “总之,不要勉强自己训练,然后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,很快你就会知道没人能超过你了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。”

  “真的。”

  你看着他的脸,又和十年后的他联系起来,笑出了声。

  真是,没变。

  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次主要写了三巨头,因为他们三个的童年都是多多少少有些缺失的。

也许是私心,我想弥补他们,所以就有了这篇文。

肉肉已经在写了哦!

透露一点点。

【轰出胜】黑久病娇向注意!

我会从轰爆和黑久两个视角写这篇肉文,等风头过了就发~

大家期待吧!

顺便。。。谁能教教我怎么放肉。。。

链接什么的不会啊。。

石墨文档咋用?A03呢?

记得留言评论小蓝手小红心哦♡

  

  

  

  


【我英乙女】你去见家长 内含轰/胜/出/茶/耳

  *有ooc

  *小学生文笔渣

  *第二人称

  *设定为交往中见家长

      以上都接受的话,请看吧❤

  

  

  【轰焦冻的场合】

  明明是天气清爽的秋季,可是你跪坐在榻榻米上却仿佛长了痱子一般坐立难安。

  虽然形容很鬼畜,但事实就是这样。

  你小心翼翼的抬起头,透过刘海看向面前这个与恋人五分相像的男人。

  安德瓦,不愧是No.2的英雄。。。

  气场很吓人。

  男人旁边坐着白色头发的消瘦女人,她正温柔笑着,看着你。

  感受到了你的不安,轰握住了你的手,轻轻捏了一下。

  “叔叔,阿姨。。。我。。。”

  话还没说完,安德瓦立刻打断了你的话:

  “和焦冻在一起多久了?”

  你愣了愣,刚想开口回答,一旁的轰却先开口了:

  “和交往多久没关系吧?不管你怎么说,我要和她在一起。”

  哇啊。。。早就听说他们之间关系紧张,现在看来。。。

  你挤出一个笑脸,想打破现在的气氛:

  “我很爱轰君,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。”

  你看向身旁的恋人,眼角含笑。

  “啧。。。轰是要当No.1的英雄的,你觉得你配的上他吗?”

  安德瓦不爽的看着你。

  你身直接觉得他胡子上的火焰都热了几分,此时,这热意正向你扑来。

  “够了。”

  白发女人开口打断的目前的气氛,她微笑的看着你,同时拉起你的手。

  “谢谢你这么爱焦冻。”

  她笑了。

  你不禁跟着笑起来。

  因为女人的眉眼之处和轰如此相像。

  “妈妈。。。”

  “焦冻,我很高兴你能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姑娘照顾你。”

  “嗯。她很好。”

  “我可没同意!”

  安德瓦撇过头。

  “行了,小姑娘的心意你看到了,我难得从医院回来一次,为什么不直接点呢,你也很满意吧?”

  女人笑着,看向安德瓦。

  “哼。。。姑且。”

  话刚落音,你感受到唇上的温暖。

  “唔。。。!”

  连忙推开恋人,你害羞的看着面前的两人。

  “和我,永远在一起吧?”

  男孩的眼眸里映着你的身影。

  “嗯。”

  你放松身体,顺着他的力气倒在他怀里。

  幸福真的很简单呢。

  

  

  【爆豪胜己的场合】

  “喂臭老太婆你看够了没有!”

  你尴尬的拉着爆豪的衣袖示意他冷静,免得他捏着桌子的手连带饭菜一起掀翻。

  “哈?你怎么和你妈说话的?!”

  “你看看看!看了她多久了!满不满意你快说啊!真他妈浪费时间!”

  “爆豪我没事的!”

  你连忙按住他的手,示意他冷静。

  “小子你胆子大了??”

  看着妇人熟练的给了恋人一记爆栗,你扯着嘴角的笑容凑向一旁默默吃饭的男人:

  “叔叔。。。他们一直都这样吗?”

  “嗯啊。。。习惯就好。”

  也许是没想到你会突然过来搭话,男人愣了一下。

  “我们走!”

  爆豪拉住你的手,拽着你离开座位。

  “等。。。等下。。。”

  “臭小子你要走了就别想结婚!”

  “嗯?”

  你和爆豪几乎同时回头。

  “我也没说不同意啊!她长得好看多看几眼会死吗?”

  “会死!!我的!”

  爆豪小孩子气的搂住你,宣示着主权。

  你有些害羞,毕竟是在爆豪妈妈的面前啊。。。

  “婚礼你们俩定了什么日子吗?戒指呢?房子住哪里决定了嘛?孩子生几个啊?这些都没决定,还要我替你打算吗?”

  女人叉着腰,细细询问着。

  “你这是同意了?”

  爆豪带着疑惑的再次询问到。

  “嗯,小姑娘眼瞎看上你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  “那不就好了,早说啊!”

  他搂住你,带你走向门口。

  耳边回荡着恋人有力的声音:

  “婚礼也好,孩子也好,她说的算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【绿谷出久的场合】

  你在厨房忙碌着。

  出久的妈妈是个很好相处的温柔的人,就和出久一样。

  你这么想着,不禁笑出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妇人问到。

  “啊不是。。。就是觉得,您和出久真像。”

  “我的儿子能不像我吗?”

  妇人有些骄傲的扬起头。

  你笑意更甚,把手上沾满面包糠的猪排放进油锅里慢慢翻动着。

  “炸猪排?”

  妇人凑过来。

  “嗯,炸猪排盖饭。出久喜欢的。”

  你红了耳朵,把头发别到耳后掩饰着心情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妇人突然说到。

  “诶?”

  “出久能有你这样的女孩子照顾,我们放心。”

  “啊不。。。。阿姨您说错了。”

  你捞出金黄的猪排放在纸上擦去表面的油,慢慢说到:

  “是我被出久一直照顾着。”

  “出久很温柔,人很稳重,而且,他比谁都善良。”

  听到你的话,妇人不动声色的擦去眼泪。

  “好啦好啦,不聊了,我得切一下菜。”

  “我很期待未来听见你叫我妈妈哦。”

  

  

  

  【丽日御茶子的场合】

  温馨而又普通的一桌菜,你含着嘴里的米饭悄悄看向对面的两人。

  “给。”

  茶茶把去掉鱼刺的肉放进你的碗里,让你的脸又一次红了。

  以前。。。从来没注意到茶茶这么照顾自己。。。

  看着对面两人的笑容,你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茶茶。。。你也吃啊。”

  “我在吃呢,你要多吃点。”

  “我已经吃很多了。”

  女孩可爱的包子脸露出一丝失落:

  “是吗?”

  “啊不是。。。那个鱼肉很好吃!再来一块吧!”

  “嗯!”

  看着茶茶专心挑刺的样子,你温柔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本来以为是我家女儿单方面的在宠你,其实是你在宠爱她呢。”

  “嗯?”

  你抬头看到对面的夫妻笑的幸福。

  刚刚的话仿佛听错了一般。

  



  【耳朵的场合~】

  “失礼了。”

  你走进门,把鞋子小心的脱下。

  “不用那么拘束啦。”

  女孩拉住你的手走向内室。

  “我爸妈好像去买菜了还没回来,我们先单独坐一会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也许看出了你的紧张,耳郎提议到

  “去我房间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你坐在她的床上,不自然的把手放在膝盖上。

  “想听什么吗?”

  她摘下墙上的吉他,询问到。

  “都行。”

  “那就。。。”

  她熟练的拨动的琴弦,旋律从指尖流淌而出。

  “啊!这首曲子是!”

  “要唱嘛?”

  她看着你露出了笑容

  “要。”

  跟着她的节奏,你慢慢的唱起来。

  一曲结束,你们俩对视着,都笑了出声。

  “哇啊!这真是!”

  突然,一个男人闯了进来。

  “诶?”

  “爸爸?!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“真是太棒了!”男人陶醉着,忽视了一旁女儿的询问,转而看向你:

  “这么温柔的歌声,你也一定很温柔吧。我家女儿拜托你了哦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想写肉写肉写肉!!但是顶风作案怂的一批。。。

主要写了动漫里家长露过面的几只,这次带了女子组玩哦!快夸我,快夸我,快夸我♡

记得留言的你们的小蓝手以及小红心♡

爱你们❤

  

  

  


【我英乙女】约定 内含三巨头

*我的英雄学院乙女



  *内含ooc



  *第二人称



  *小学生文笔渣



  *设定为交往后的日常



  *全员为职业英雄工作后



  如果都接受的吧,请观看吧❤



  【轰焦冻的场合】



  偶尔清闲的下午,你躺在他的膝盖上享受着下午的阳光。



  红白色的发丝垂下,骚弄着你的额头,有些痒痒。



  “哈哈......”你轻笑出声,过了半晌,又开口,“焦冻,明天我们去约会吧?”



  他的眼眸颤抖了一下,又合上了。



  “明天......不行。”



  “为什么?”



  你有些生气的坐起身,看着恋人的眼睛。



  “最近的通缉犯逃狱事件......”



  他顿了顿,没往下说。



  你咬了咬下唇。



  逃狱的通缉犯是危险等级SSS的罪犯,明天的任务危险程度不言而喻。



  “焦冻......你还真是不想对我撒谎呢,明知道我会担心。”



  他牵起你的手,放在脸颊上。



  恋人的体温顺着掌心传达到心尖,酸涩的不可思议。



  以至于......视线有些模糊。



  “如果我死了,你会怎么做?”



  他的声音没有起伏。



  “不许你说这样的话!!”



  你拔高了声音压过他,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。



  “不,”他垂下双眸,“我们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不是吗?”



  “我......”



  “我死了之后,记得不要来看我的尸体,因为很丑。然后赶快找个喜欢你的人,好好生活吧。”



  明明说着残忍无比的话,可是......



  脸上的表情,却温柔的让人想哭。



  你抹了抹眼泪,扑进他的怀里。



  “啊......对不起。”



  他有些手足无措。



  “和我拉小指!”



  “嗯?”



  “等你做完这个任务,你要回来请我吃蛋糕。”



  “好。”



  “要吃全世界最大的蛋糕,吃空你的钱包!!”



  “好。”



  “这个蛋糕要有三层,最顶层,放着你和我。然后我们俩切好蛋糕之后,要分给所有的好朋友和家人吃!”



  你抬头,看着他惊异的表情。



  “嗯。一定请你吃。我和你约定。”



  他笑了,小指勾住你的小指。



  你闭上了眼睛,感受着他在你嘴唇上噬咬。



  【爆豪胜己的场合】



  你心里很清楚,一个星期之后的那个任务对他很重要。



  “捕捉逃狱的SSS级罪犯?还要去外地?”



  你拿着手里的机票,心里泛起酸涩。



  “所以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!要出个任务,叽叽歪歪的烦死了!”



  “你只是说出个任务!!谁知道你要去做......”这么危险的任务啊!



  “做什么?啊?你认为老子会失败吗?”



  爆豪不耐烦的揉着黄色的头发,在床上翻了个身背对着你。



  你无声了叹了口气。



  “不会,因为爆豪是最厉害的。”



  尽力扯出一个笑容,你放下机票。



  “我去给你整理一下行李,要带的东西很多呢。”



  在眼泪掉下之前,你离开了房间。



  有力的手臂环住了你,带着爆豪独有的硝化甘油气息。



  “傻女人,笑的丑死了!”



  你窝在他的手臂里,眼泪掉下。



  “我知道英雄是爆豪的梦想,所以不会任性的阻止你,但是......”



  你用力的咬上他的胳膊,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。



  “不可能不担心啊。”



  “你就是脑子不好!老子这么强你用的着担心吗?!”



  你沉默了。



  答案是肯定的。



  你听见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手指穿进你的发间毫无章法的揉着。



  “爆豪......?”



  “我和你约定好了吧!一定会没事的回来的,行了吧!”



  你回头,他的手用力的掰过你的脸,紧接着,属于爆豪的气息闯入你的口腔。



  “别哭了!老子最讨厌你哭。”



  【绿谷出久的场合】



  嘴上说着因为他是No.1的英雄所以完全不担心的你,依旧不安的跟他到了机场。



  你拉着他的手,眼睛一直盯着脚尖。



  “没事没事,我是No.1的英雄啦!”



  事实上,绿谷一星期前就察觉到了你的不安。



  但他能做的就是用所有时间陪着你。



  “我知道。”



  你拉出一个苦笑。



  “不就是个SSS级的逃犯嘛!我的绿谷一定能刷刷刷的很快解决的......”



  你的声音慢慢哽咽,最后无力的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

  “对不起......绿谷,我不是不信任你......但是这,太危险了。”



  他搂着你的腰,把你抱紧怀里。



  “没事没事。”



  仿佛哄小孩子一样,他生涩的安抚着你的后背。



  “我向你保证,后天就回来!”



  “真的吗?”



  “嗯。”



  他的笑容明媚,赐予了你极大的安全感。



  你抬头吻住了他的唇。



  “出久,路上小心。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尽管只有三个人,但是有1500字了哦!快夸我!

可能是把刀。。。大家食用愉快吗?

解释一下轰轰的那个结尾,三层的蛋糕,顶上放着两个人的,就是婚礼cake啦~~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记得留下你们的小心心和小蓝手哦~❤





【我英乙女】如果和他(她)对战 内含相泽33和午夜33

*设定全员职业英雄



  *小学生文笔渣



  *第二人称



  *ooc警告!!



  *设定为你是敌联盟的成员!



  *如果以上都接受,请观看吧❤


         第一篇请走这里http://xuelideli.lofter.com/post/1fe021f0_12ce76ba6

 

      你拉开过紧的第一颗衬衫扣子,让自己稍微舒服点。



  这次的任务是伪装成雄英学校普通科的学生,盗取校长室里职业英雄的资料。



  这校服看着挺漂亮的,穿着还真难受。。



  再三拉开领口,你摸着口袋里的U盘笑了出声,走向黑雾布置好的据点。



  一个人靠在黑色雾气所组成的传送门旁,似乎是感觉到了你的靠近,他抬起了头,



  “等你好久了。”

【相泽消太的场合】



  看着颓废的男人拉下睡袋的拉链,你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

  Eraser head。。。



  个性很棘手啊。



  你握紧手里的U盘,悄悄把它塞进内侧夹层里。



  “把东西交出来对你比较好。”



  男人带着红色血丝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看着你。



  “什么东西啊?老师你在说什么?”



  你微笑着,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。



  “别装了,你一进来我们就发现你的身份了,放着你不管不过是看看你想干什么罢了。”



  男人向前逼近着,缩短了你们之间的距离。



  “可恶啊。。。”



  骂出一句脏话,你发动个性迅速冲上前。



  男人头发竖起的一瞬间,你的个性消失了。



  预料之中呢。



  你回身迅速抬起右脚,想踢男人的肚子。



  他一笑,脖颈间的带子迅速缠住了你的右腿,失去重心的你狠狠摔在地上。



  用带子把你绑好之后,他蹲坐在你旁边,从口袋里摸索出一小瓶液体滴入眼睛里。



  “身手还行,这几天没在普通科白待。”



  “哼,你们也太自信了,不靠你们的教育,我一样能变强。”



  “亏你被绑着也能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


  他带着恶意的笑俯下身,在你的耳边轻声说到:



  “猫咪胖次很可爱。”



  【午夜的场合】



  穿着各种不能言喻的衣服的美丽女人正抚着长发看着你。



  你本以为她不会过来的,因为这个时间,她在上课。



  “midnight老师。。。”



  “来了?那就不要我多说了。”



  女人纤细的手指摊开。



  你抓紧口袋里的U盘,顿了一下,还是放进了她的手里。



  “很乖,不愧是我的学生。”



  她自豪的仰起头。



  你咬咬下唇,准备走进传送门。



  一阵异常的香味窜进鼻腔,你失去了意识。



  醒来后,你被吊在一个暗房里。



  对面的妖媚女人拿着皮鞭,带着挑逗的看着你。



  “本来应该是把你交给校方的。。但是毕竟是我的学生,调教还是要自己来啊。”



  她走进,皮鞭划过你战栗的身躯。



  “我们有很多时间慢慢来。”


【我英乙女】如果和他对战 内含轰/出/胜

*设定全员职业英雄

  *小学生文笔渣

  *第二人称

  *ooc警告!!

  *设定为你是敌联盟的成员!

  *如果以上都接受,请观看吧❤

  你拉开过紧的第一颗衬衫扣子,让自己稍微舒服点。

  这次的任务是伪装成雄英学校普通科的学生,盗取校长室里职业英雄的资料。

  这校服看着挺漂亮的,穿着还真难受。。

  再三拉开领口,你摸着口袋里的U盘笑了出声,走向黑雾布置好的据点。

  一个人靠在黑色雾气所组成的传送门旁,似乎是感觉到了你的靠近,他抬起了头,

  “等你好久了。”

  【轰焦冻的场合】

  红白色发丝下,男孩蓝色的瞳孔发着意味不清的光。

  你下意识的攥紧口袋里的U盘。

  不行,这里不能和他硬打,只要穿过传送门回去就好了。。。

  “把东西交出来吧。”

  男孩伸出手:“拿出来,你走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你动用个性瞬间跳跃到了墙上,想从男孩的上方越过。

  下一个瞬间,脚上的冰冷把你狠狠的钉在了墙上。

  “交出来吧,我不想动手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你倔强着,看着身上逐渐蔓延的冰,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冷气蔓延过四肢,就停了下来。

  男孩冰冷的指尖划过你从领口裸露出的喉管和锁骨,又一路下滑。

  “你你你干嘛!”

  听到你的声音,他的手正好在你胸前停下。

  “搜身啊。”

  他这么说着,可是眼里却划过一丝特别的笑意。

  【绿谷出久的场合】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smash!!!”

  对面的少年看似温柔,却毫不留情的使出了全力。

  “唔。。。”

  攻击带来的强风是你跌倒在地上,口袋里的U盘随之掉出。

  “啊啊果然啊。。。”

  他带着雀斑的脸上闪出一丝红晕:“对不起对不起。。。我不想对女孩子动手的。。。”

  他蹲下看着你,为你抚去脸上粘上的灰尘。

  “如果你不是内奸就好了,我们一定可以做很好的朋友的。”

  【爆豪胜己的场合】

  “喂!到老子的地盘上撒野,做好心理准备了吧!”

  看着爆炸头的人露出标准的恶人脸,你在心里不禁感叹到不愧是最想坏蛋的英雄排行榜的第一名啊。。。

  名不虚传。

  “西内!!!”

  他的手掌上爆发出火花朝你袭来。

  你立刻运用个性躲开,可是他的另一只手却立刻袭击了上来。

  被爆炸轰出几米远的你喉咙一阵腥甜。

  他走过来,捡起离你手边不远掉出的U盘捏在手心。

  爆裂声响起。

  他蹲下,把手里的灰烬拍掉。

  “啧。。明明脸还蛮可爱的,结果。。。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就。。突然有了这个脑洞诶。。。

感谢大家看到这里♡

如果有其他太太看到这个梗感兴趣的话,也可以写啊,记得艾特我!(因为自己写的不好想看别人的粮啦呜呜呜呜捂脸)

接下来可能还会有老师组和其他学生。

记得留言哦爱你❤
第二篇走这里
http://xuelideli.lofter.com/post/1fe021f0_12ce8e496